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书目录 |

马唐纳注释

 

约伯记

4. 约伯回答(一九)

一九122 约伯告诉他的朋友说,他们该为错怪他而感到羞耻。他已被神、他的亲戚、朋友和仆婢错待。他的身体已耗尽,只仅逃过死亡。但他的朋友同神一起,毫无怜恤地攻击他。

一九23,24 他期望他自辩的言语都记录在书上,用铁笔镌刻,用铅灌在磐石上,直存到永远。将有一天他能得到公义。

一九2527 在一道少见的光里,他相信有一位救赎主,终有一天能为他辩护,重新确立他,纵然死亡和衰残在其中。

    英国伟大的传道者司布真,他自己的风格与约伯记相似,他为第25节提出很好的应用:

    约伯的安慰精髓在於小小的字"我的"──"我的救赎主",事实上救赎主活着。噢!要得着永活的主基督。我们必须先在祂里面找到产业,才能享受祂的一切⋯⋯所以救赎主没有救赎我,报复者永不起来要我的血,这有何用呢?你安静下来却不满意,直至你凭信心说出:"是的,我自己投靠永活着的主;祂属於我。"你用软弱的手找着祂;你以为说"我的救赎主活着",只是臆测而已。但记着,要是你有信心,象一粒芥菜种,这小小的信心足以叫你说出这话来。但这里有另外一句,表达约伯坚强的信心:"我知道。""我希望""我信靠"是容易的;在耶稣的群羊里有千万人都裹足不缠。但若要得享安慰的精髓,你必定要说:"我知道。

    事实上约伯有信心他皮肉灭绝时,在肉体之外能得见神。这极力说出身体的复活,一个在旧约少为广泛教导的教义;但在我们主的时代,在旧约下相信的犹太人接纳这为准则。

    司布真再次美妙地评价第26节:

注意约伯虔诚预觉的主题──" ⋯⋯得见神"。他不是说:"我要见到众圣徒。"──虽然无疑这是荣幸──但"⋯⋯得见神"。这不是"我要亲眼见到那以珍珠装饰的门,我注视着那碧玉墙,我凝视那金冠冕",而是"??得见神。"这是天上的实

质和总体,是所有信徒的欢欣盼望。

一九28,29 看到这正要临到的申辩,他的朋友不应逼迫他,否则他们将受到惩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