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书目录 |

马唐纳注释

 

约伯记

 

一三119 约伯责备批评者。他们说的没有新意。他想向神申诉,而不是向这些

伪善者或无用的医生。如果他们不作声,人们会认为他们有智慧。他们对神的行动的解释并不真实,为此他们要向神负责任。他们的论点软弱无用。如果他们只是静默,他就在神面前陈告自己的案,并且将自己的生命放在祂手中。他有信心自己必能辩白。但纵然神杀他,他仍信靠主。

一三2028 从第十三章20节至十四章22节,约伯直接向神说话。他乞求从痛苦中得释放,并要求神解释为什麽这样残酷对待他。他的生命破灭如腐朽之物,虫蛀的衣裳──神极不重视的。

晏达生评价约伯的说话如下:

比较那些朋友,约伯在这里显出他自己是一个更诚实的旁观者,一个更深邃的思想家。他对神的概念更广阔。以利法、比勒达和琐法的小神学观是很容易想到和相信的。约伯的信心却将人的灵性置於费力气的事上。

产生令人费解又互相矛盾的结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