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书目录 |

马唐纳注释

 

约伯记

110 现在约伯直接与主对话。对他而言,求死就如工人经过一日辛劳後求休息般那样自然。可是,在约伯的事上,黑夜不能为他痛苦的身体带来半点释放,他辗转反侧,直到天亮,他的生命并无指望,消逝如梭,又象云彩消失无踪。

1121 他问主为什麽祂要这麽注意毫不重要的人类,守卫防备,以恶梦惊吓他,直到他几乎窒息。人是否真的那麽大,要神常使他不断受苦?纵然约伯曾犯罪,是否可以有豁免,因为无论如何,他不久都要死去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