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书目录 |

約伯记

 

注释

 

三十二1至三十七24 以利户的发言

 

三十二1至三十三33 以利户的第一次发言:「苦难是神的警告」

    大多数学者都认为,以利户的4次发言,是約伯记后加的部分。奇怪的是,序幕完全没有提过以利户,但作者可能是想蓄意留待在后面,出奇不意地介绍他出场。可是,更奇怪的,是在结尾部分虽然提到其它几位朋友,却又完全没有提及以利户(四十二7-17)。而且,以利户的发言阻延了神对約伯的回应,那是我们预期在三十一章「約伯的话说完了」(三十一40)之后紧接而来的。到了神确实作出响应的时候(三十八至四十一章),彷佛中间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似的。因此,一般都认为以利户是后来某位虔诚的作者所编造的人物,该作者既不满意約伯的几位朋友无法响应他的争论,又不满意神响应的方式没有带来明确的结论。

    也许,以利户的说话可以理解为在約伯与他几位朋友的不同立场之间,提供了一条中间出路。几位朋友都指出,神是公义的,約伯受苦证明他犯了罪,受苦是神惩罚他犯罪的结果。約伯否认这两个论点,坚持他的受苦不是犯罪的结果,所以神是不公平的。以利户对約伯和他几位朋友的话都不表赞同(三十二10-12,三十三1-12;参三十二2-3),他指出,苦难是一种管教。他的意思是,苦难未必是一种用以处分已犯的罪的惩罚,反之,它可以是一种预先的警告,阻止人去犯罪。

 

三十二1-5 以利户的自我介绍

    年轻的以利户显然是非常愤怒(「发怒」这个字分别在第235节出现了4次,经文略去了第2节的其中一次)。他向約伯发怒,因为約伯「看自己比神更加公义」(2节;参新英语译本)。这种批评,比出现在新国际译本(译注:及和合本)的更为严重,那里说他「自以为义,不以神为义」。以利户的解释是,按照約伯所宣称的推论,在与神争辩中他是站在正确的一方,那么,就等于神是站在错误的一方。約伯绝对没有说过这句话,不过,这是一个合理的推论。以利户亦向那3个朋友发怒,因为他们「想不出回答的话来」驳斥約伯(3节),亦即是,他们不能说服約伯接受神没有做错。

 

三十二6-22 以利户的发言权

    这整个部分只有以利户冗长的自我介绍,和解释自己为何加入这个对话。以利户承认自己年轻,而他也对长者的智慧表示尊重(6-7节),但他的勇气,是源自他相信所有人在被造时,都平等地赋予了获得智慧的能力(8节)。因此,并非只有老年人才有智慧(9节)。他也不怕陈说他的意见(10节)。那几位朋友说话的软弱无力,亦是促使他加入对话的原因(11-12节)。以利户似乎认为,他们相当折服于約伯的论据,开始认定只有神才能够驳斥他(13节)。他转向約伯(15节),表示他已准备好发言(16-17节),因为他的「言语满怀」(18节),他的思想快要涌出极多的意念(19节),以及要将不满抒发出来(20节)。最后,他承诺一定不会给任何人留特殊的情面(21节)──尤其是他的话会给約伯带来最大的刺伤;他甚至不懂得奉承人,所以,約伯最好作好准备,他将会听见一些逆耳的直言(22节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