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书目录 |

約伯记

 

注释

 

十三20至十四22 神指控約伯甚么?

    約伯在这里对神的说话蕴含了两个主旨。首先(十三19-27),是要求神公开祂对約伯的指控;第二(十三28至十四22),是相当矛盾的,要求神任凭約伯独个儿死在寂静中。我们先前已听过約伯提出这两个恳求。

    19-27节約伯首先召唤神与他进行诉讼,为了宣布证明約伯无罪(19节)。他提出了两项公平的条件(20节):第一,神必须把祂的「手缩回」,和第二,祂不要用「惊惶威吓」他(21节)。惟有这样,神才可以开始诉讼的过程,又或是,如果祂呼唤,約伯就回答(22节)。約伯用法庭的术语,要求一张列出他罪状的清单(23节)。他当然不会承认犯过任何罪,但这表示「你所指称的是我的罪状」。对約伯来说,神是制造无中生有的麻烦(25节),为了他幼年的错失而惩罚他(26节),和正如我们先前已经听过(例如三23),是为了约束和限制他(27节)。

    十四1-22这里的焦点从約伯本人(例如十三20-28),转移到全人类的一般光景。当然,約伯仍然是讲述自己,不过,正如他在前面也试过,他是将本身的感受和经验投射在全人类的身上(参三20,七1-10)。本章的重点是要指出,人类实在太过微不足道,不值得神的检视,就約伯的亲身经历一样。人的一生既是那么短暂,神不去计较他们的罪恶也是合理的;它们其实不能对世界的秩序构成任何挑战(4节)。

    7-12节第5节的思想背后,其实是将一棵树的「指望」,与人盼望死后的生命这两者之间作出对比。人的生命有限,不能延续。树可指望生长不息(7节);但对人而言,则没有「等到天没有了」(12节)──就約伯所知,永远都不会有这个日子。約伯的思想在盼望复活的边缘颤抖:惟愿阴间并不是最后的安息之所,却是一个没有出口,而能逃避神检视和愤怒的隐密处(13节),一个最终能等到「劳役」将要过去的地方(14节;译注:和合本的「争战」可译为「劳役」)!惟愿神将会高兴地从那里领回人类,不再搜查他们可能触犯的任何罪过,还把他们的「过犯……封在囊中」(16-17节)。可惜,約伯说,这只是一场空想;他问道:「人若死了,岂能再活呢?」(14节)。不!正如山会崩塌,地上的尘土被水清洗,即使是人类最坚定的盼望,也被死亡这痛苦的现实所侵蚀(18-19节)。人没有盼望,只等待神的最后「攻击」(20节),孤独地被带进阴间,不再知道地上所发生的事,连自己的儿子得尊荣也不知道(21节)。在这种隔绝的境况中,他只感到「身上疼痛」(22节)。基督徒的复活盼望,可算是以它独有的方式满足了約伯颤栗的期望。約伯虽然已有心理准备,要等到来生才能证实自己的清白,但对他的生平而言,在今生发生的事情才至为重要。

    在这段说话中出现了一些戏剧性的事件。当約伯要求让他的痛苦尽快得到解脱,和他一再声称没有希望能与神争辩之后,他发现自己正做一件危险和不可能的事。約伯如今正式要求神列出他要接受惩罚的罪状。他一旦发出要求,就不能再收回。約伯来到法庭,并非想恳求人饶他一命,或作任何求情,他只是想讨回自己的清白。他完全不相信神的美善,也不甚相信神的公义,但由于他深信自己确实无罪,所以,他肯定自己迟早会获证实无辜。

    当然,这些法律用语都属于比喻性质。但这并不表示所讲的只是点缀的措辞。它是发乎感情的说话,诉说了与神的关系失去和谐的那种感觉。一辈子都过着敬虔生活的約伯,此刻却发现自己的人生竟然岌岌可危,他需要学习一套全新而更加苦涩的语言,来表达在他那个生存领域里的不和谐感觉。此刻的言语,必定是冲动和决裂,是抗争和挫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