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书目录 |

約伯记

 

注释

 

1至七21 約伯第二次发言:「神啊,任凭我吧!」

    以利法的话完全不能触及約伯的问题。因此,約伯对他所讲的完全置诸不理。这是本书一个相当典型的特色,纵使不同的人接续发言,但都不能触及问题的核心;这明显是本书要指出的教训:要将神学理论搬到现实生活,是困难重重的。

    这篇激烈的言论可以分为3个段落:第一个段落(六1-13)没有特别发言对象的独白,它反映出約伯已经离开了第三章的立场。約伯在第三章但愿自己从来没有出生,但由于他已经被生下来,便追问自己为何要被逼活下去。可是,他如今却渴望立即死去(六8-9)。在第二个段落中(六14-30),約伯向他的朋友发言,抱怨他们欺骗了他,没有将他期望从他们身上获得的唯一一件东西给他,就是谅解的同情。到了第三个段落(七1-21),他突然转向神。这一刻,他唯一向神求的,就是请祂不要理他,以致他可以在免除痛苦的情况下度过余生。但其实这段说话的含义远超过表面的意思,因为他求神离弃他的这个行动,本身正代表他肯面对神。

 

1-13 「愿神击杀我!」

    在这段说话的开始,約伯其实并不是向神说,而是表达一个空想的愿望,希望神让他的受苦尽快结束。这部分的重要经文是第89节:「惟愿我得着所求的,愿神赐我所切望的;就是愿神把我压碎。」約伯觉得,如果他现在死去,他的痛苦就没有机会使他变成亵渎神,那么,他至少可以为到「没有违弃那圣者的言语」──即诫命──而感到「安慰」。

    以利法曾经劝約伯要忍耐,然而,約伯却没有忍耐所需要的「气力」(11-13节)。以利法并未清楚认识到在約伯身上是何等沉重的负担。倘若能将他的苦恼称一称,它将要「比海沙更重」(3节);难怪他的言语「急躁」(又或是「绝望」)。約伯并没有为到任何事情道歉,也没有甚么地方需要认罪。正如他在开场白中指出(一21,二10),他知道他的苦难最终是出于神;在这篇诗中,他则表示他的痛苦是因「全能者的(毒)箭射入我身」,而与他为敌的神的「惊吓」要摆阵攻击他(4节)。那使他垮倒的,并不是肉体上的痛苦或精神上的折磨,而是他意识到自己已变成神的敌人。

    5-6节約伯的呼喊是有原因的,正如「野驴」或「牛」亦只有在未饱足的时候才吼叫。約伯的需要未得着满足──最少以利法可以满足,他的话极之乏味,他的意见比「蛋青」更难吞下肚(6节)。

    11-13节約伯所产生的软弱感觉,主要并不是因为肉体或心理上的软弱。他的心力已经净尽;他的自我价值亦已经荡然无存,因为他看不见自己有任何理由要使神如此残忍地对待他。

 

14-30 「你们是靠不住的朋友」

    約伯刚抱怨自己已全无气力(13节),如今却变成对他的朋友作出痛苦和讥讽的攻击。他的抑郁已变成愤怒。他用间接的比喻来开始,那溪水或河道在人有需要的时候,却总是干涸。他指责他的朋友没有以「慈爱」或忠诚来给他偿还友谊的债──那是不顾艰难,仍保持忠诚的友谊和无条件的接纳。他们表示了同情和支持,却以现实作为限度。他们讲不出:「不管是对是错,你终归是我的朋友」这句话,因为他们认为約伯的受苦,已经毫无疑问地证明他是做了错事,因而遭到神的惩罚。难道要他们抛开自己亲眼看见和知识告诉他们的证据,去支持約伯那个他们认为是错误的自义立场?

    21节約伯指出,他的朋友「惧怕」如果他们过于认同他,将会同样遭到神的审判。他们对他并不像朋友,反而像向他们借钱的人:他们提供了许多意见,却没有给他一点儿金钱(22-23节)!

    24节約伯要求他的朋友指出,他之所以受苦是因为犯了甚么罪。除非他们能够指出,他「便不作声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