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书目录 |

約伯记

 

注释

 

1-7 「人生在世,必遇患难」

    以利法难以相信約伯真的想求死(正如他在第三章所讲的),他现在假定約伯一定想设法脱离苦难。以利法指出,假如这真是約伯所要寻求的,那么,他最好就是放弃这种想法,因为没有任何势力──即使是天界的灵体──也不能拯救約伯脱离惩罚。人生在世遭遇苦难本是件平常的事(第7节大概应翻译为:「人为自己种下苦难的祸根」)。

    这种因果循环的道理在愚昧人身上特别明显(2节),他们的「愤怒」和「嫉妒」使他步向灭亡。以利法并非表示約伯是愚昧人,不过,对于他侃侃而谈愚昧人的住处会遭到咒诅(3节;参25节),却对約伯所遭遇的不幸似乎无动于衷,我们也感到费解。他其实想要表达的,就是连一向行义的約伯也不可期望自己能完全避过苦难──患难不是自行产生的(6节),乃是由人一手制造出来的(7节)。

 

8-16 「你所能做的,就只有将你的事交托神」

    以利法接续先前指出約伯基本上是个虔诚人,所以无需泄气的论点(四2-6),此刻建议約伯要保持忍耐,他说:假如我是你,就会将我的事情托付神的手中(8节),因为祂能行大事,扭转人的命运(11-16节)。以利法在这段形容神大能作为的说话中,似乎有点儿被本身的修辞推敲带到文不对题。他所说的大部分内容完全不适用于約伯身上;唯一有关系的,就是約伯好像那「卑微」和「穷乏」人(1115节),只能盼望神会戏剧性地改变他目前的困境。

    8节以利法至少提出一项建议是很有道理的:「至于我,我必仰望神」(新国际译本:「我必向神上诉」)。在几位朋友的众多建议中,約伯唯一照着这项做,虽然他不需以利法的鼓励。他的「事情」包括了他目前的不幸,和较多从法律方面去处理有关他的「案件」,我们将会在約伯其后的发言中多次听见他将他的案件摆在神面前(参七20-21,十18-22,十三20-23)。

    11-16节这里将神的摧毁性行动(12-14节),包含在祂拯救行动的范围内(10-1115节),因此,这幅描述神作为的图画,要带出的主要效果,是让「贫寒的人有指望」(16节;参路一51-53)。

 

17-27 「如果你照做,神将会复兴你」

    以利法劝勉約伯,只要他肯忍耐,等候神的作为,他将会发现他现在所经历的苦难是一种管教(17节),而「他击伤」,他会「用手医治」(18节)。以利法决心用积极的语调来结束他这次发言。他以为(这亦是一大讽刺)自己让約伯明白到,他其实是何等有福,是帮了約伯一个大忙!他说:「神所惩治的人是有福的!」(17节),听起来就好像他有权对約伯说,遭受痛失家人和家业的苦难,是何等有福。

    然而,这幅图画也不是完全一片好景的:約伯需要满足某些条件。他「不可轻看全能者的管教」(17节),他又要「听」以利法的劝告,并且将它应用在自己身上(27节)。从表面上看来,这些条件不难满足,却绝不是約伯所能接受的。如果他并不认为他的受苦是一种管教,而是一次残忍的不公平对待,他又岂能接受神这样的「管教」?倘若他明白到以利法的劝告是他本人神学反省的结果,而并非真实的生活体验,他又岂能将他的话应用在自己身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