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| 返回本书目录 |

約伯记

 

注释

 

1-6 第四幕:天上另一次聚会

    耶和华回报約伯的情况,指出他「仍然持守他的纯正」,亦即是,他的生活一如过往的正直无过。撒但如今相信約伯能忍受任何外在的困苦,仍保持虔诚,只要他本人的身体没有受苦;他说,如果他伤及己身,就将变成另一回事。「以皮代皮」(4节)可能表示約伯为了保存自己的体肤无损,便以敬虔的态度来接受儿女的死;但另一个更可能的解释是,假如神如今攻击約伯本人,祂将发现約伯会用咒骂来攻击祂。

 

7-13 第五幕:第二次考验

    当第四幕进展至第五幕的时候,故事迅速迈向高潮。当撒但「从耶和华面前退去」,第四幕便告终;而当他击打約伯,便揭开了第五幕;在神允准苦难发生,和撒但加害約伯这两件事之间,是没有任何时间上的间断的。

    約伯走到城外,坐在炉灰中,进行他的哀悼仪式。为了表达他那种被遗弃和被孤立的感觉,他要自己独个儿离开社群,将自己与废物认同。当他坐在炉灰中的时候,全身出了「毒疮」(7节),他用废物堆中的碎瓦片来刮身体,藉此纡减疼痛。这些毒疮显然是某些皮肤病(参七5,三十30);但没有较明显地呈现如象皮病或痲疯病等具体症状。約伯还出现其它许多病症,例如消瘦(十九20)、发烧(三十30)、经常发恶梦(七14)和失眠(七4),不过,这些很可能是因他情绪低落而出现的身心性疾病症状,而不是皮肤病的影响。其它痛苦的描述可能是比喻性的,例如他抱怨他的骨头刺他(三十17)和烧焦(三十30)。

    約伯的妻子一定感到丈夫令她大受委屈,因为他对神的敬虔,只换来她失去10个儿女、失去社会地位和生计的结果。尽管现在跟丈夫一起会令她感到不安,但她觉得仍有需要忠于他。姑勿论是因着神加诸于約伯身上的祸患而对神产生憎恨,抑或是她逼切渴望丈夫所遭逢的不幸能快些结束,于是,她便力劝約伯去咒骂神(9节),这样可以使自己早些死掉。約伯并非为到她提议去亵渎神而责备她,反而是为到她说话像「愚顽的妇人」一样(参新国际译本旁注)。他所指的愚顽妇人,大概是指到那些低下阶层、不敬虔的妇女,无法明白事情背后的真理。約伯拥有类似贵族的身分,虽然此刻他失去财富,他对真正穷人的生活苦况却缺乏真实的了解(参三十2-8)。約伯回答妻子说,神可以随意施「福」加「祸」,就如祂可以赐予和收取(参一21)。这不是听天由命地顺从一位不认识之神的旨意,却是一种绝对的信心,相信神知道自己所做的是甚么。作者指出約伯「并不以口犯罪」(10节),并非表示他在思想上犯罪;他只是想表明約伯的行为否定了撒但的指控,认为只要他的肉身遭受苦楚,他就会犯罪,用他的口咒骂神。

    約伯是一个有身分地位的领袖(一3),自然有来自不同地方的朋友,虽然我们不能够确实识别出他们的身分。他们探望約伯必然是出于善意,这点我们毋容置疑;但奇怪的是,当他们看见他正遭受何等大的痛苦,却没有给他任何安慰。他们连一句话也没有跟他说,一开始便已经像对待死人般待他。他们相信自己正对他表达同情(我们静静地聆听那位苦主,会对他很有帮助),然而,整整「七天七夜」的默然哀悼(13节),却带来无可避免的疏离感。正如他们其后的说话将显示出,他们不能相信約伯要忍受如今的苦难,是完全无辜的。他们理所当然地接纳正统神学的教导,认为一切苦难都是人罪有应得的后果。